“微信生态第一股”有赞裁员50%!内部人士:不赚钱的部门都裁了

互联网“击鼓传花”式裁员,传到了“微信生态第一股”中国有赞(08083.HK)这里。

近日,有网友称,“有赞裁员50%,电脑成排等待变卖,工牌遍地都是。”有赞最新的财报显示,截至2021年第三季度末,有赞拥有员工4358人,裁员50%也就意味着约有2200人被裁。

3月27日,有赞一内部人士向红星资本局确认了裁员的消息。该内部人士表示,有赞确实在裁员,不赚钱的部门都裁掉了,“产研裁了70%,其中教育的产研裁了100%,微商城和零售的产研裁了30%;中台技术裁了79%,销售没裁。”红星资本局向有赞官方求证此事,截至发稿暂无回应。

红星资本局注意到,自2021年2月股价至最高点后,有赞市值已经蒸发了735亿港元,股价也跌去约95%。© 由 红星新闻 提供

有赞商城 图据 IC photo

网传有赞裁员50%

内部人士:不赚钱的部门都裁了

在刚刚过去的周末,两张疑似有赞“裁员”的图片在社交平台热传。

网友称:“有赞裁员50%,电脑成排等待变卖,工牌遍地都是。”红星资本局注意到,上述图片中,箱子里堆满的工牌上的确显示了有赞的logo。© 由 红星新闻 提供© 由 红星新闻 提供

根据有赞最新的财报,截至2021年第三季度末,有赞拥有员工4358人,裁员50%也就意味着约有2200人被裁,其员工数量将回到2019年时的水平。

红星资本局注意到,这并不是有赞第一次被曝裁员,早在1月下旬,就有消息称有赞启动第一轮裁员,预计有超过1500人被裁。甚至有消息指出,有赞把“人员优化”写入了2022年的OKR中。

有赞一内部人士向红星资本局确认了裁员的消息。该内部人士表示,有赞确实在裁员,不赚钱的部门都裁掉了。

产研裁了70%,其中教育的产研裁了100%,微商城和零售的产研裁了30%;中台技术裁了79%,销售没裁;旺小店给了3个月期限,如果业绩没达到满意,再裁50%。”该内部人士向红星资本局梳理到,有赞此轮裁员范围较广,涉及多个部门,产品研发岗位成了此次裁员的重灾区。

“回归到泡沫前的正常水平吧。”谈及此轮裁员,上述内部人士评价道,并透露此轮调整或将持续到4月1日。

针对裁员具体情况以及裁员比例问题,3月27日,红星资本局向有赞求证此事,截至发稿,暂无回应。

微信生态第一股

持续亏损,股价已跌去95%

有赞在公众中的知名度并不高,但在微信、快手等平台的电商生态中,有赞则占有一席之地。

成立于2012年的有赞,原名“口袋通”,被誉为中国版Shopify,总部位于杭州。官网显示,有赞将自己定位为一家To B的SaaS(软件即服务)公司,提供各种有关虚拟批发及零售在线及线下解决方案及服务,较为知名的有:有赞商城、有赞零售、有赞连锁、有赞美业等SaaS工具。

2018年4月,有赞借壳中国创新支付在港股成功上市,被打上“微信生态第一股”的标签。

2020年疫情影响,线上交易和直播带货大热,大批线下企业转型线上经营,微盟、有赞等SaaS服务商深受资本追捧。2021年2月,有赞股价一度冲高至4.52港元/股,市值突破770亿港元。

在此期间,有赞经历了人员的快速扩张。财报显示,2019年底,有赞员工人数为2941人,到了2020年底,这个数字增长到3603人,2021年3季度末,又增长到4358人。

但有赞始终难以迈过盈利门槛,红星资本局注意到,有赞上市至今,从未盈利。从2018年至2021年上半年,有赞归母净亏损分别为7.26亿元、5.92亿元 、2.95亿元和1.99亿元,累计亏损18.12亿元。

就在有赞传出裁员之时,3月25日,有赞发布公告称,预计2021年亏损约人民币32.9亿元,其中预期商誉及资产减值约人民币21.8亿元,销售开支增幅23%,研发支出增幅30%,年度经调整非香港财务报告准则亏损约人民币9亿元。

除了持续亏损,2021年2月后,有赞股价不断下跌,截至2022年3月25日,有赞收报0.19港元/股,市值仅为35亿元,较最高时跌去约95%。© 由 红星新闻 提供

来自微信、快手的冲击

私有化、子公司上市均告失败

细看有赞的业务模式,其主要营收来源是订阅解决方案及商家解决方案,也就极为依赖商家背后的平台,如微信、快手。

2020年7月15日,微信官方上线微信小店,可以帮助商家免开发、零成本、一键生成卖货小程序,相当于一个免费版有赞。这对有赞的冲击不言而喻,次日,有赞股价便大跌7.53%。© 由 红星新闻 提供

而有赞与快手的合作始于2018年,其为快手提供了“短视频电商导购”解决方案。根据浦银国际研报显示,2019年四季度到2020年一季度,来自快手平台的GMV占中国有赞总GMV四成。

到了2021年11月,快手宣布切断了有赞和魔筷的第三方链接,但据36氪消息,魔筷作为快手的官方服务商很快就恢复了正常的商品供应,有赞则彻底消失在了快手。

快手断链对于有赞的影响更为直接,财报显示,2021年上半年有赞的481亿元GMV仅同比增长4%,其中来自快手渠道的GMV占比已降至20%。

有赞CFO俞韬彼时在业绩说明会上表示,中国有赞今年上半年GMV不理想,主要是来自快手渠道的GMV下滑影响。

值得一提的是,快手断链后一个月,有赞便终止了私有化和其子公司有赞科技赴港上市的计划。2021年12月21日,有赞公告称,不再进行中国有赞的私有化,有赞科技亦不会进一步推进上市申请。

两天后,有赞便公告,曹春萌、闫晓田等4位董事和董秘,集体宣布辞任。

《科创板日报》援引业内人士说法称,有赞科技上市失败后,账上的现金不多了,已经养不起太多人了。如此来看,裁员或许从那时就埋下了伏笔。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热点新闻的头像-小余博客

昵称

取消
昵称表情代码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