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批元宇宙游戏玩家,靠炒房暴富了

编辑导语:如今,人人都想搭上元宇宙的热潮,分一杯羹。不管是公司改名,还是做元宇宙游戏,在元宇宙炒房,都成为了一种抓住元宇宙未来的方式。但市场的混乱,也不免使元宇宙遭受了质疑。不妨来看看。

图片[1]-第一批元宇宙游戏玩家,靠炒房暴富了-小余博客

今天的世界“正处在元宇宙的风口浪尖上”。此话并不是没有道理。在狂热之下,“天才”激动,“疯子”癫狂,大厂挤破脑袋,吃瓜群众争当梗王。

世界的尽头,似乎不再是乌斯怀亚,也不再是考公考编当深圳老师——在元宇宙面前,无论是物理上的尽头还是学历上的尽头,统统都得给这个“魔幻现实潮品”让路。

当下元宇宙的风越刮越猛,人类对元宇宙的认知,还只是科幻小说和科幻电影里动人心弦的桥段。但怎样才算元宇宙,真实世界与元宇宙的界线在哪里,不同元宇宙之间是否可以相互操作以及如何相互操作,还需要什么才能实现真正的元宇宙等等,都是需要充分的科学论证和详细解答的世界性谜题。

如果要为2021年发生的一箩筐事情造个“十大热词排行榜”,那“元宇宙”至少得上榜三次——科技类一次,投资类一次,魔幻现实类一次。

像一匹受了惊的黑马,元宇宙从科幻世界中突出重围,绕开了重重障碍,一夜之间杀进了现实世界。单凭“这是人类终将走向的未来”这句话,就打开了一个让各行各业都趋之若鹜的潘多拉魔盒,让“天才”激动,让“疯子”癫狂,让大厂挤破脑袋,让吃瓜群众争当梗王。

但凡与IT行业沾边的大佬,都对元宇宙产生了极为浓厚的兴趣。

不信你看,Facebook的马克·扎克伯格就把自己的公司名称改成了元宇宙英文“metaverse”的前四个字母Meta,并放出豪言称“Facebook在5年后会成为一家元宇宙公司”。微软首席执行官萨蒂亚·纳德拉在一场活动中更是直呼,元宇宙“会让数字世界和现实世界融为一体”。

谁抓住了元宇宙,谁就能掌控互联网的下一个趋势。抓住元宇宙这个难得的新风口的方式有很多,砸钱把公司名字改掉可以抓住元宇宙,组成一个“元未来家族”集体出道,并排成一个向奥特曼家族致敬的队伍,也是“抓住”元宇宙的方式。

即便是加入不了元未来家族一员,在元宇宙里投资一套房,也可以算是抓住了元宇宙的未来。据《时代周报》报道,今年7月现身淘宝购物节的“秃力富房产公司”,其打造的数字房产“不秃花园小区”吸引众多买家关注。仅用了48小时,总售价超36万元的310套“房产”就宣告售罄。

世界的尽头,似乎不再是乌斯怀亚,也不再是考公考编当深圳老师——在元宇宙面前,无论是地理上的尽头还是学历上的尽头,统统都得给这个“魔幻现实潮品”让路。

用人工智能计算公司英伟达(NVIDIA)创始人黄仁勋(JensenHuang)的话来讲,今天的世界“正处在元宇宙的风口浪尖上”。

一、谁都想分元宇宙的羹

黄仁勋的话确实有些道理。元宇宙的到来,让整个社会似乎“突然变了样”。

就比如你手机屏幕上的各种各样的app,无论是用来看视频的、支付的、搞社交的、上班打卡签到的,几乎都可以说自己在搞元宇宙。连Soul这样的社交软件,也打出了“年轻人的社交元宇宙”作为宣传点。

在这方面,被年轻人戏称为“网抑云”的网易云音乐显得略为积极。在港交所挂牌上市当天,这座“云村”不仅借助自家的系统搞了场全球首个“元宇宙”上市仪式,还被细心的吃瓜群众发现,早在上市之初,它就悄悄地注册了一个“音乐元宇宙”的商标。

尽管目前这个商标的状态还停留在“申请中”,但和网易云一起在商标注册平台排队等候的,远不止跃跃欲试的互联网大厂们。甚至跟元宇宙八竿子打不着的海澜之家,也向商标局递了个申请,想在元宇宙里做“男人的衣柜”。

同样异常忙碌的,还有这几个月在A股市场里异常活跃的“元宇宙概念股”。

也许你压根就没听过这些股票,但这些股份公司却是把元宇宙彻底炒旺的“始作俑者”——比如一款到现在为止还是“只闻楼梯声”的元宇宙游戏《酿酒大师》,和这款游戏的开发者中青宝。

在今年9月6日发布的一篇文章里,中青宝“盛赞”了一番元宇宙产业的未来前景,表示游戏是目前入局元宇宙赛道的最好入口。在这之后,文章花了不小的篇幅“官宣”《酿酒大师》即将诞生,同时还详细地讲了一番游戏的玩法:玩家要经营一家酒厂,然后用独创秘方生产白酒。玩家生产的白酒将由知名酒厂负责酿制,酿成后可以在现实世界中的门店线下提取。

这种说法听起来似乎没什么问题——不就是蚂蚁森林和芭芭农场的翻版嘛。

但这还没完。这篇到目前为止阅读量只有6000多的企业公号文还说,玩家酿的酒还将获得NFT认证,通过圈子内部拍卖获得收益,并称未来希望在游戏里加入VR元素,在游戏中实现更大的价值传递。

“官宣”之后,这家自诩为“网游老兵”的网络游戏公司一夜爆红。其股价在一个月内就暴涨312.5%,不仅让渴望借机会发达的股民们享受到了扶摇直上的快感,同时还收割了一波力度不小的流量——当然,也收到了深交所接连发出的两份限期详细答复的关注函。

第一批元宇宙游戏玩家,靠炒房暴富了

深交所在10月的一份关注函中,对中青宝微信公众号提及的内容表示关注。

借着元宇宙扶摇直上九万里的,绝对不只中青宝和它的酿酒游戏。最近走红的“虹宇宙”(Honnverse),更是直接抓住了年轻人置业的痛点,打造出了一套与模拟人生无异的元宇宙购房。

但“虹宇宙”的“买房流程”不仅更为内卷,还溢出到了现实世界里——闲鱼首页的精选好货里,年轻人看到的也许不只是张雨绮的包、金晨的鞋、景甜的墨镜,还有可能是“虹宇宙”的“顶级稀有房产”。

第一批元宇宙游戏玩家,靠炒房暴富了

“我看不懂,但我大受震撼”/闲鱼截图

“在‘虹宇宙’里搞了一套毛坯房,现在价值几千。”有抢到“虹宇宙”虚拟房产的玩家在微博里写道,“这段时间元宇宙概念炒得火热,看看过几个月这套房子能不能涨到几百万,如果能涨到几百万,我就把它卖了在北京买套房子。”

有卖家已经谙熟“虹宇宙”运作流程,面对源源不断的“虹宇宙”“咨客”,干脆在闲鱼上当起了游戏客服,给每一位前来咨询“房产”的准玩家灌输虚拟房产在虹宇宙的核心地位。当然,也有卖家用四位数的“高价”出了两套S级房后,索性把游戏账号也挂在了闲鱼上。

虚拟世界都如此热捧,现实世界当然都想来分一杯元宇宙的羹。

今年11月中旬,被广泛认为是电影《阿凡达》取景地的张家界景区,在吴家峪门票站挂了一个“张家界元宇宙研究中心”的牌匾。揭牌仪式当天,两个穿着传统民族服饰的姑娘站在牌匾前,给围观的群众拿着手机拍下一段段短视频,将本就不大的门票站围了个水泄不通。

尽管景区相关负责人回应称“研究元宇宙是认真的,目的是为游客探索出更好的旅游体验”,尽管上市公司张家界的董秘向媒体澄清称,研究中心“是武陵源几个民间网络达人搞的”,但看热闹不嫌事大的网友,显然对这种犹抱琵琶半遮面的说法毫不买账。

第一批元宇宙游戏玩家,靠炒房暴富了

全国首个景区元宇宙研究中心,落户湖南张家界/视觉中国

二、一个29年前的“历史老梗”

人们当下追捧元宇宙,并非所有玩家都能给元宇宙下一个准确的定论。

但那些津津乐道地聊元宇宙的玩家,都在聊一本在1992年出版的科幻小说《雪崩》

在作者尼尔·斯蒂芬森(Neal Stephenson)的笔下,人类的生活被描述为一个由互联网组成的、与真实世界平行的虚幻现实世界。每个人都拥有数字化身,可以超越空间的阻隔与任意一个人交流交往,还能拥有自己的虚拟财产。

这本曾入选《时代》百佳英语长篇的科幻小说,被认为是元宇宙的雏形。但小说刚出版的年代,家用电脑还算一个新鲜玩意儿,尤其是当时尚未进入互联网时代的中国。一台电脑动辄花上普通打工人将近一年的工资,《雪崩》里虚幻现实世界、数字化身的描述,无异于天方夜谭。

元宇宙真正被中国人所了解,是在26年后的2018年。那一年的3月30日,一部名为《头号玩家》(Ready Player One)的科幻电影搬上了中国内地各大电影院的银幕。

这部由史蒂文·斯皮尔伯格执导的电影中,对现实世界倍感失望的人们戴上了VR头盔,进入一个名为“绿洲”(oasis)的虚拟世界。无论在现实生活中生活得如何,在这个无限美好的虚拟世界里,再遥远的梦想都变得触手可及。

电影上映仅两天,这部科幻电影就拿下了一个亿的票房收入;当年的清明假期结束后,《头号玩家》在豆瓣斩获了9.2分的高分。而今天的中国元宇宙玩家们对这个“魔幻现实潮品”的认知,大多从这部电影开始——当然,也有可能是今年8月上映的另一部科幻喜剧电影《失控玩家》。

最近热门的《失控玩家》,也讲了一个以元宇宙为主题的喜剧故事。

无论是29年前的《雪崩》,还是让中国人大受震撼的《头号玩家》《失控玩家》,其讲述的核心都是同一个东西:给人的大脑连上一个接口,新世界就能在眼前展开。

目前,元宇宙只是被视为某种形式的共享、沉浸式立体虚拟空间,用户可在内游玩、工作、社交、交易。按照中关村大数据产业联盟秘书长赵国栋在其著作《元宇宙》的说法,这基本符合“沉浸式体验、自由创造、社交网络、经济系统、文明形态”的元宇宙定义。

但如果说起“元宇宙到底是什么”,无论是日理万机掌握核心科技的IT大佬,还是按部就班渴望早日发达的打工仔,给出的答复也许是异口同声的三个字:不知道。

即便是那些借着元宇宙开发出来的产品,最多只能算是在概念上“基本沾边”的model。

于是乎,在元宇宙仍然还只是个雏形的2021年,各种打着“元宇宙”旗号赚钱的套路,就像加拿大一枝黄花一样快速在各种社交平台上蔓延——卖书的、卖课的、传授营销经验的,比比皆是。至于效果如何,受众的眼睛是雪亮的:

“写出的东西基本是废话,还不如在百度、知乎上搜到的信息。”

“几节课内容基本差不多,翻来覆去讲,不像是一门课应该有的体量。”

第一批元宇宙游戏玩家,靠炒房暴富了

某网购平台上与元宇宙有关的书籍

也不知道是被疫情打乱了的现实世界太无聊,还是元宇宙刮起来的风太猛烈,“元宇宙”这个词渐渐多了一丝调侃与讽刺色彩,成了吃瓜群众争相造梗的对象——世界万物皆是虚空?元宇宙也。

三、元宇宙?远着呢

一边是吃瓜群众给元宇宙调侃讽刺,另一边是知名KOL们对元宇宙的质疑。

“有件事现在越来越乱套了。”在Facebook宣布转战元宇宙之后,《雪崩》作者斯蒂芬森在自己的社交平台上发声。“Facebook要涉足元宇宙这件事和我没有任何关系,他们只是用了我在《雪崩》中创造的一个词而已。我和Facebook之间没有任何交流或者商业联系。”

擅长构建虚拟宇宙世界的科幻作家刘慈欣,也在最近的一场公开演讲中给元宇宙泼了一桶冰水:“人类的未来,要么是走向星际文明,要么就是常年沉迷在VR的虚拟世界中。如果人类在走向太空文明以前就实现了高度逼真的VR世界,这将是一场灾难。”

和构建真正的星际文明相比,VR带来的虚拟世界显然容易实现得多——毕竟现在的不少地球人在互联网上花费的时间,已经远远超过了在现实世界的时间。

特别是新冠病毒在全球大流行之后,居家办公、线上会议变得越来越频繁。休息日里,年轻人们也许早已习惯安坐家中,看屏幕另一端的爱豆开线上演唱会,通过AR用手机和电脑看展,以及打一个视频电话,看一看千里之外的至亲。

当代人正一步一步迈入虚拟现实时代、利用互联网打交道,这是摆在现实社会面前的事实。但我们也要思考一个现实问题:虚拟现实和数码产品逐渐占据人们的24小时,是不是让现实世界与人类之间的距离变得越来越远;元宇宙所带来的世外桃源,是不是与人类自然的本性相冲突。

这正好比游戏开发商Take-TwoInteractive首席执行官史特劳斯·泽尔尼克(Strauss Zelnick)担心的那样:“我很怀疑,我们是否真的会每天早上起床后都刻意在家中戴上眼罩,以这种方式进行所有日常活动。我们在疫情下有需要这样做,但其实我们不太喜欢。”

当下元宇宙的风越刮越猛,人类对元宇宙的认知,还只是科幻小说和科幻电影里动人心弦的桥段。

怎样才算元宇宙,真实世界与元宇宙的界线在哪里,不同元宇宙之间是否可以相互操作以及如何相互操作,还需要什么才能实现真正的元宇宙等等,都是需要充分的科学论证、详细解答的世界性谜题,而不是花600多块买回来一门形如鸡肋的“元宇宙入门课”,在股市中买几只从来没听过的“元宇宙概念股”,或者给商标局递一份“元宇宙”注册申请就大功告成、直接躺平的。

必须要知道的是,人类科技发展的历史进程,绝对没有什么一蹴而就的快车可搭。今天人人都接触到的个人电脑、手机、互联网,从诞生到普及再到全方位应用,如果没有经过漫长的磨砺、检验、再磨砺、再检验的过程,那必定没人敢相信这项技术会给人类文明带来一个什么样的变化。

我们憧憬未来科技发展能够带来更好的生活,这是理所应当的。但未来的另一层意思,就是还没有到来。与其被还没有到来的科技潮品“忽悠”着走,还不如老老实实看好自己的钱包,擦亮自己的双眼,过好自己的生活,享受有血有肉组成的现实社会。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热点新闻的头像-小余博客

昵称

取消
昵称表情代码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