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不懂《黑客帝国》,怪我读书少?

绿色的代码像瀑布一样倾泻而下,随后是声音,接着是黑暗的小屋,再然后是熟悉的身影……《黑客帝国4·矩阵重启》的开头会让每一位喜爱这部电影的影迷心潮澎湃——即便知道这是“炒冷饭”,即便对二十年后导演能否讲好“矩阵”里的故事存疑,即便基努·里维斯现在的形象像是《黑客帝国1》里Neo他爹,但没关系,这毕竟是那部划时代的“黑客帝国”。

影评人罗杰·伊伯特曾这样评价“黑客帝国”系列:“它是一部有命定的好人与坏人终极决战的超级英雄漫画电影。”熟悉的配方是坏人们打出一千发子弹,但是作为主角的好人们仍然能够逃脱,主角们被打趴下时永远都会有“觉醒时刻”,随后是翻身之战。“黑客帝国系列”的开创性,是它融合了“赛博朋克”、黑色电影、超级英雄漫画,以及来自中国香港的功夫片,在电影奇观并不如现在那样廉价的二十年前,足以掀起巨大的波澜。

在上世纪末,《黑客帝国》的诞生有特殊的意味。一方面是世纪末欣喜和忧虑夹杂的对未来不安的期盼;另一方面则是全球化正伴随着互联网的兴起进入下一个阶段。沃卓斯基兄弟(现在是姐妹)或许并不能确切地知道智能手机兴起将会给我们带来怎样的变化,他们的嗅觉确是敏锐的。

但是,曾经能够让该系列引爆舆论场的一切都已经离我们太久远了,这个系列属于、并将永远属于上世纪末的银幕。导演拉娜·沃卓斯基也知道这一点,所以在《矩阵重启》中她用一种自暴自弃的方式完成了一次自杀式的“自我致敬”。

当“增强现实”“元宇宙”被一次又一次提起时,《黑客帝国4·矩阵重启》的出现更像是一个隐喻。当年拍摄电影的沃卓斯基兄弟变成了沃卓斯基姐妹,和电影的主角一样,他们身上充满了反抗性和斗争性。世纪末他们借由“矩阵”的比喻,反抗更为庞大“系统”,只是重启的《黑客帝国4》,却是他们无力反抗的最直接证明,就像借由电影角色之口说出的:“亲爱的华纳兄弟影业,让我们制作续集。”

看不懂《黑客帝国》,怪我读书少?

《黑客帝国4》剧照,影片借由电影角色之口说出:“亲爱的华纳兄弟影业,让我们制作续集。”

电影结束后,我才发现,作家大卫·米切尔也是编剧之一。你可能不熟悉这个名字,但可能对他的作品《云图》有印象——沃卓斯基姐妹曾经把《云图》改编为电影,之后沃卓斯基姐妹还邀请过他担任《超感猎杀》的编剧。

《云图》试图展现出一种近似于佛教的轮回观,万物相连,过去、现在和未来相连,所有人也相连。它和《黑客帝国》故事并不相同,但是却有着相同的内核。《云图》以六位生活在不同时间与地点的人物为中心,用复调式的写法,探讨无论科技如何加持,人类都需要面对的自身的劣根性。

除去《云图》之外,另一本和“黑客帝国系列”相关的、想要推荐给大家的是《莱姆狂想曲》。如果说菲利普·迪克的小说塑造了赛博朋克的血肉,那么莱姆的一系列著作,则是抓住了人工智能的“灵魂”。莱姆的这部作品是未来的说明书,我们的语言、我们和无限进化的人工智能的关系、未来世界可能的形态,都在描述范围内。

我很难想象这部1973年的书会对当下有如此多的映照。在莱姆的世界里,“文明”并非人类的创造,人类是“文明”的工具,就像最后人类发展出自我进化的机器人同样也是进化的产物。在读莱姆的作品时,我时常错觉自己在读一本“创世神话”。名为“泥人”的人工智能公开羞辱人类,引起人类社会的震荡,并且从虚拟世界直接作用于物理世界,躲避过毁灭性的打击——这是不是很“黑客帝国”?

总之,在有了《黑镜》《失控玩家》《西部世界》等等影视作品的当下,我仍然觉得“黑客帝国”作为经典的作用不可替代,它试图在上世纪末唤醒我们,只是这一次,它自己也陷入了模糊的梦境呓语。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热点新闻的头像-小余博客

昵称

取消
昵称表情代码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