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艺评论|郭京飞和谭卓在《对手》中证明:好的表演不需要“炸裂”

图片[1]-文艺评论|郭京飞和谭卓在《对手》中证明:好的表演不需要“炸裂”-小余博客

电视剧《对手》收官,网络评分居高不下。除剧本的因素外,表演也为该剧加分不少,特别是剧中男女主演郭京飞和谭卓,出色地证明了好的表演不需要“炸裂”。

观众都喜爱特征鲜明的人物,但郭京飞和谭卓这次要面对的挑战,偏是两个泯然于市井且属于境外敌对势力的潜伏者。做一个间谍人员最大的条件和特征,就是你重复遇到他(她)两三次后,都未必能记得住这张脸。丢到人堆里,更是绝不会引人注目的一类人。人设与演员本身的巨大反差,给表演提出了不小的挑战。

这个国内罕见的当代谍战剧,是以两个反派人物做主角的。一对“回不去”的人,在他们错位人生里憋屈和无奈,而表演则让这种不可逆转的悲剧性变得更为深刻。《对手》故事开始于郭京飞饰演的李唐四处找寻“上线”幺鸡。不为别的,只为幺鸡带着他们的“活动经费”人间蒸发了……突如其来的“断炊”让夫妇二人的生活雪上加霜,为一点汽油钱和一张违停单便争吵不休。追查中,李唐与人干架被打掉了一颗牙,上头不给报销,医保也走不了……打败他们的不是敌人,而是一颗烤瓷牙要9000块!李唐听得心惊肉跳,“种颗牙齿那么多钱,掉个脑袋才多少钱?”小卒子的辛酸溢于言表,最关键的是,他们的退休金还遥遥无期。

惨,是真惨!观众们带着对谍战剧的期待打开《对手》,却看到了满眼中年人的窘迫。李唐丁美兮夫妇俩的精打细算,与每一个混生活的普通人全然无异。不同的是,他们还要面对过河卒子没回头路的危机四伏。网上的评论,很多人喜欢《对手》是因为中年人的无奈与间谍这一想象中理应体面、带感的形象形成的强烈反差与新鲜感,郭京飞饰演的李唐,在贡献不少笑点的同时,演出了一个中年人在社会中像夹心饼干一样的状态。

图片[2]-文艺评论|郭京飞和谭卓在《对手》中证明:好的表演不需要“炸裂”-小余博客

这不是郭京飞第一次演“窝囊中年”。2019年的《我是余欢水》里,他演的就是一个“混惨”,但李唐比余欢水更深沉一些。40岁后,郭京飞演起这种角色来更游刃有余,“小人物”的不易,成了他塑造人物的抓手,哪怕演一个皇帝老儿或其他有身份的角色,他也会去找找光鲜表面下的部分,因为这样的人物才立体,才能叫观众信服。

如果说每一类角色的走红都是生逢其时,那么当下,又丧又燃的中年男性角色似乎成了电视荧屏上的“刚需”。而郭京飞的形象,与这类角色似乎天然匹配。在现实主义表演风格和“低气压”的中年危机中,郭京飞是那个可以做到既沉下去,又能带观众“飞”起来的人。

当我们看到李唐在家和老婆、孩子在一起时,他也照样透着平庸、软弱的烟火气,面对老婆丁美兮咄咄咄逼人、劈头盖脸的数落,他除了忍耐就是沉默,很多时候,他都是一边“享受”着老婆的语言暴力,一边给老婆按摩着身体。对女儿李小满碗里的剩饭,他也毫不嫌弃地吃掉。这不就是千千万万平凡丈夫与父亲的寻常状态吗?

图片[3]-文艺评论|郭京飞和谭卓在《对手》中证明:好的表演不需要“炸裂”-小余博客

听说郭京飞遇到李唐这个人物兴奋了很久。他清楚地感觉到,自己的机会来了!首先,这个人物写得极其细腻,给演员的创作空间大;其次,他得知自己的搭档有颜丙燕、宁理、谭卓……都说好演员之间是可以互相激发的,旗鼓相当的对手有了,他怎能不兴奋呢?我们平常夸赞一个演员,通常会说“很会演”“演得很到位”,可郭京飞和谭卓恰恰是那种不能用“演”来评价其能力的人,因为你常常看不到他们表演的痕迹。在郭京飞看来,“好的表演不需要炸裂”,演员只是变成角色,活在作品里。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热点新闻的头像-小余博客

昵称

取消
昵称表情代码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