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别再说《雄狮少年》得了星爷真传

确实好,但跟星爷比,还不够好。

《雄狮少年》,绝对是国产电影今年最大的黑马(质量而非票房)。请别再说《雄狮少年》得了星爷真传

从现实主义题材的选择来看,《雄狮少年》确实值得夸赞。

毕竟,在近些年热火的国产动漫里,它终于打破了从传统神话故事取材的倾向。

但在叫好声里,有一波还是挺让人无语的。

那就是把《雄狮少年》和周星驰划上等号。请别再说《雄狮少年》得了星爷真传

就类似上图这种评论,尤其多,诸如:

“全片正是一种周星驰叙事与一种现实叙事的反复激荡。”

“从叙事表达上,影片有着强烈的周星驰灵魂覆盖。”

“这部国产动画继承了周星驰的衣钵,够残忍、够唏嘘。”

还有更过分的,直接替星爷讨薪,认为“片方赚的每一分钱,都应该拿出一半给周星驰。”

不能否认,根植于现实主义的《雄狮少年》,在面向底层小人物逆袭的时候,确实在一些桥段里借鉴、致敬了星爷的风格和元素——数量之大,化用之多,甚至让星爷都成了埋藏在《雄狮少年》里的彩蛋。

比如电影里放大的“咸鱼梗”,以及阿娟与阿猫、阿狗的相互讽刺镜头,和阿娟穿着的红色背心和人字拖,都出自星爷的《少林足球》。

而阿娟与阿猫、阿狗被人痛扁后在天台上哭泣、呐喊时,楼下传来一句“吵什么吵,人家明天还要上班呢”,出自星爷的《功夫》。

至于三人跟着咸鱼强开始舞狮训练,则明显致敬了星爷的《食神》。请别再说《雄狮少年》得了星爷真传

最耳熟能详的是电影的配乐(非插曲)。

《雄狮少年》的开场,画外音讲述舞狮的历史渊源,以及黄飞鸿舞狮的卓越成就——这段过场动画选择的音乐,虽在细节上有不少调整,但主调还是星爷《少林足球》的开场配乐《Opening》。

此外还有《功夫》里的原声音乐《闯将令》、《英雄们战胜了大渡河》、《东海渔歌》等,都能在《雄狮少年》里找到对应的位置。

导演孙海鹏也在接受采访时坦言自己对星爷的仰慕:“我确实是周星驰的粉丝,少年时候看了那么多星爷的电影,自然也想在动画里设计一些他(星爷)作品的影子。”

孙海鹏这话,既是自己作为粉丝,对偶像星爷的示爱和表白,同时也是他在自谦自己的作品,还不够成熟——这其实是他的真诚和坦荡,是没问题的。

因为他既明白星爷作品的高度,又懂得自己与星之间的差距。

但看过电影的热血青年们不行了,非得拒绝承认孙海鹏导演说《雄狮少年》是“星爷作品的影子”的现实,使劲儿缩短这两者之间的差距、漠视两者之间的区别。

既一厢情愿地拔高本不属于《雄狮少年》的高度。

又暴露自己就没看懂星爷到底高端在哪里的可能。

如果非要说《雄狮少年》和星爷作品关系的话,俗话说的“画虎画皮难画骨”,再合适不过。说得更直白些就是——

《雄狮少年》学到了星爷的“面子”,却没掌握他的“里子”。

表面上,他俩作品的主人公,都是“咸鱼”式的小人物,生活在社会的最底层,被抛弃、被遗忘,被讽刺、被奚落,心怀梦想,却一事无成,即便偶尔迎来高光时刻,但最后仍要在生活的痛压下努力前行。

这和《雄狮少年》中阿娟、师父咸鱼强、阿猫、阿狗经历一致,无论是样貌、身材,还是家庭、出身,他们都要受到周围人的恶言甚至是攻击。

也就是说,从创作者的角度来说,无论星爷还是孙海鹏,都不介意展示生活中很现实甚至残酷性的一面,他们甚至会忍不住要用主人公的反抗来证明:普通人能够坚持梦想,就是一件很伟大的事。

但孙海鹏和他的《雄狮少年》到这里,就停住了。

而周星驰和他的《少林足球》等作品,并没停住。

这也是两个创作者分道扬镳的地方——孙海鹏对底层小人物单纯地抱持着同情和悲悯,他希望他们可以有更好的生活;而星爷则是起于这一点,但又超越这一点的。

对底层小人物,星爷当然是同情和悲悯的。

但他从来不会因为同情和悲悯,就去美化他的主人公。

恰恰相反,他从来不吝于暴露底层小人物骨子里的虚伪和怯懦。

比如《功夫》里,星爷和肥仔被包租婆狂虐后,蹲在街边捡烟头抽的俩人,瞬间能恶向胆边生地去抢劫卖冷饮的哑女,而且还要吃着雪糕站在电车尾巴上,发出标志性的星爷大笑——这就是星爷对人性卑劣处的嘲弄:

弱者证明自己的最好方式,就是欺负比自己还弱小的人。

类似还有《喜剧之王》。

很多人都会被星爷那一句“我养你啊”给感动,但选择离开却是张柏芝扮演的柳飘飘。

这不仅仅是星爷在放大这段戏的情感与戏剧冲突,来博取观众更大的认同。他还有更深层的安排与考量在其中。

柳飘飘为什么会从纯情学生堕落成失足少女?

电影交待得很清楚:还是纯情学生妹的她,爱上了一个四眼仔(就是在《功夫》里把星爷按在电车上打的那位),那人对柳飘飘说“我养你啊”,结果却是让柳飘飘去卖身来养活他自己。

当她嚎啕大哭着问“当初你说你养我的”,他却面目可憎、凶悍异常地说:

“你不去卖,我哪有钱养你啊!”

试问:一个因为听信“我养你”而被骗失足的女人,一个久在风月场里摸爬滚打的女人,是不是还会相信这句话的真实和分量?

或者再刻薄一些:与其说星爷那句“我养你啊”是在纯情告白,不如说星爷在这个动人时刻背后,还暗藏了另一个层面的残忍事实,即那个连饭钱都成问题的跑龙套的尹天仇,其实是在对柳飘飘大声喊话:

“求包养啊!”

周星驰为什么能跻身华人乃至国际喜剧大师的地位?

绝对不是因为他把无厘头喜剧的精神发挥到了极致。

而是因为他在这些让我们笑、让我们哭的背后,始终潜藏着另一个真相。

他只是在用那些让人捧腹的桥段,寻求最大层面被认知、被接受的可能性。

这也是为什么他越来越低产的原因,因为太多人在这个过程里只是看到了搞笑,却没能更深刻地与他共鸣。所以他才会感叹说:

“我以为我拍了很多悲剧,可是拍出来你们都觉得那是喜剧。”

那《雄狮少年》呢?请别再说《雄狮少年》得了星爷真传

孙海鹏只是以结尾彩蛋的形式,坦白了现实里鲜有咸鱼翻身,现实里鲜有大团圆结局,现实里即便梦想被实现、也要面对更大的生活和社会重压而妥协。

这就像主人公阿娟,他为什么选择舞狮比赛作为梦想?与其说是为了去广州见父母,不如说他这个梦想,不过是女性阿娟被迫舍弃的东西。

这就是《雄狮少年》最了不起的地方:它既肯定了“天生我材必有用”的英雄主义,却也看到了“我命由天不由我”的残酷,以及潜藏在这背后的底层人出路无望的残酷现实。

但如果非要因为这一点,硬说它继承了星爷的衣钵,就很不合理了:因为这一套是星爷玩剩下的,而星爷对底层人自身状况的剖析和拒绝,它是没有的。

就像《少林足球》里,他一边扇女主角耳光,一边还不忘鼓励她,要她相信“自己才是最美的”。

这就是星爷喜剧的深邃之处:他既相信底层小人物的善良淳朴,却也相信他们会为了生存不择手段时的粗鄙不堪;他既发自内心地赞美他们,却也刻骨铭心地拒绝他们。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