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间,就这么一个汪曾祺

潜意识里,好像汪先生总有源源不断的美丽文字出现在我们眼前,他应该更长寿的,到超出我想象的时间里,还有他温润的目光。

图片[1]-世间,就这么一个汪曾祺-小余博客

初次读到汪曾祺先生的散文是在初中的语文课上,他的《端午的鸭蛋》被选入了教材,可惜那时对此印象并不深刻。直到去年无意间读到他的一段话“如果你来访我,我不在,请和我门口的花坐一会吧,它们很温暖,我注视它们很多很多日子了”。令我不由得惊觉,这是多么温柔敦厚的人,才会写出这样可亲可爱的文字啊。于是一再读他,想从他的文字中看到生活中那些有趣美好的一面。

他总是既有人间烟火气,也有诗和远方。他以平和的态度,从花鸟鱼虫、凡人小事、乡情民俗里看到人世间的善意和美感,并付之笔端,做众生的记录。

他也曾受过很多苦,早年间被派到人烟稀少交通不便的粪场工作,后来又被派到少雨多风的绝塞孤城去画马铃薯图谱,甚至在当教书先生的时候,也是住在一个四壁萧条别无长物的废弃寺庙里。可是那些被生活所迫、贫困所扰的瞬间,他全都略过了,他只说,那些都是难忘的,美好的纪念。

他也曾经历过战火连绵食不果腹的日子,但在散文《西窗雨》里,他只是轻描淡写地一笔带过“高三年级的时候,我为避战乱,住在乡下的一个小庵里”。他总是这样,把寻觅和矛盾留给自己,而把温柔和爱留在书里。

杨早先生说“汪曾祺小说和散文里的“恶”,大都是隐在后面的,他不屑,也不愿,去过多地描述它。但已经够了,他笔下的这种“美”,更有力地把破坏它的“恶”订在耻辱柱上。”,是啊,这大概就是汪曾祺先生最可爱可敬的地方。

我始终坚信,其实文学只是外衣,各种艺术手法、表达技巧,都只是外衣。唯有爱,能抵达人心。

世间,就这么一个汪曾祺。

小记:此文是转自我好友的公众号:明月集诗有。欢迎大家关注一下这个公众号,ta的文采真的very good👍🏻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1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小余的头像-小余博客

昵称

取消
昵称表情代码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