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28日晚,网友“鹿道森”在微博上发布一份“遗书”后失联。11月29日, 警方通报:“鹿道森”于2021年11月28日16时许进入朱家尖辖区,独自乘坐一网约车至朱家尖东荷嘉园,后步行往小乌石塘方向,16时42分进入该路段一山间小路后“鹿道森”消失。

最新进展 · 独立摄影师鹿道森离世

2021/12/01 10点

25 岁摄影师鹿道森遗体被打捞上岸,已不幸离世

2021/11/30 8点

95 后摄影师「鹿道森」失联,警方和家属正全力搜寻

2021/11/28 20点

独立摄影师鹿道森生日当天在社交平台留下遗言后失踪

网页见解:

观点一:

看了他的遗书,感觉他其实就是个普通人。

校园暴力,毕业后迷茫,工作不顺心,身材发胖走样,收入达不到预期,他经历的这些,我相信刚毕业的绝大多数普通人都经历过。

你说没钱吧,碎银几两足够吃喝。

你说有钱吧,碎银几两又只够吃喝。

你说没未来吧,亲朋用一个个草根逆袭的例子来给你打鸡血。

你说有未来吧,身边比你经验老道的前辈陪笑讨饭的脸又给你浇一盆冷水。

你说孤单吧,平时吃吃喝喝也有三五好友。

你说不孤单吧,遇到稍大点儿的事你都找不到能开口求助的人。

跑到一二线的小镇做题家们很多都是这样,不上不下地吊着。

上了学读过书,就不愿意再回农村为了牛粪跟邻居吵架,见识过城市的生活,就不愿意再回农村蹲在旱厕上看屎壳郎挪窝。

在某些人看来,他们这就是没有城市的命得了城市的病。但在他们自己看来,自己靠本事上学工作凭什么就该当个给人取暖的牛粪球?

年轻的时候就凭一腔热血用牙咬着绳子也能往上爬,年龄大点儿就被孩子父母拽着,想爬爬不动,想松手又好几条命,就挂在绳子上吊着荡着。

这次自杀的人和绳子上的人最大的不同,就是他觉得自己身子底下没拽着人,松不松手都是自己一个人的事。

一无所有的人不容易自杀,因为大街上随便捡点什么就是更好的明天了。

拥有又失去的人才容易自杀,因为明白得到的艰辛,所以更惧怕失去,只不过有钱人失去的是钱,没钱人失去的是希望而已。

观点二

鹿道森的微博里有一个高频的词汇:“灵魂”。

这是他的父母和那些讥讽他“脆弱、承受力差”的人永远无法理解的一个词。

今年10月,他发了一篇微博:“我正在做的,无非就是追着自己的灵魂奔跑。”

图片来自鹿道森微博

对于一个敏感细腻的孩子而言,从小面对无知的父母那自以为是的教育,幼小的心灵几乎可以肯定是伤痕累累。

祸不单行,在学校里,同学们因为他的“不同”而对他表现出了极大的恶意。

孩童的恶意出自本能,无知的恶有时更加残忍。

后来,终于度过那段黑暗时期的他长大了,那个时候的他还对外面的世界拥有期待和憧憬。

逃离,成为了他的答案。

他需要认同,需要精神世界,于是把一切都寄托在摄影上。

他对自己说:“不要屈服,狠狠追随你最强烈热爱的事情。”

图片来自鹿道森微博

不知是幸运还是不幸,他有着一种超乎寻常的敏锐,这种敏锐让他更容易在艺术或者创造类的事情上闪着光芒。

今年九月,他很高兴,他的作品被Vogue官网收录,他兴奋地说这“算是自己一个具有代表性的作品了!”

图片来自鹿道森微博

而这道光芒背后,则是被敏锐放大了无数倍的自我质疑,拉扯,强迫,抑郁。

可以说这道光芒是以燃烧生命作为代价的。

不论是遗书中还是以前的微博里,都不难看出,一直“独来独往”的他很珍惜他的朋友,他租房子会“特地和朋友住一个小区”,“等对方下班一起出门”。

但这种珍惜得小心翼翼的友谊却并非是他内心力量的来源。

人是一种脆弱的生物,这种脆弱在于我们终究是要在这个世界上寻找一个支撑心灵的锚点,对于大部分人而言,这个锚点是来自家庭的关爱。

而从来没有获得过这种锚点的人会在后来的人生中不自觉的地本能寻找这个锚点,朋友自然而然地成为了这个选择。

但这并不是一种来自于血缘关系的稳定锚点,他享受着朋友带来的“安心”,却也时刻有着偷来不属于自己幸福的惶恐。

像一个小心翼翼站在门口试图用手掌盖住衣服补丁的孩子。

所以他即使在搬家这种“浩大工程”面前也惧怕麻烦他人,选择自己一个人大包小包地“硬是把所有东西一次性拿走”。

他在结束生命之前终究还是没能完成自己手边的摄影创作,但却特地在“结束前”又见了见了自己的朋友们。

他幸运地拥有朋友,但并不足够幸运拥有可以分享灵魂的朋友。

这是一种刻骨的孤独。

很多父母辈的人不理解,即使通篇看下他的遗书,好像也没有什么足矣完全压垮一个人的“晴天霹雳”,为什么这个才华横溢的年轻人就这样选择了结束自己的生命?

他们也会本能地觉得可惜,但这种可惜是居高临下的,是觉得自己在同样的情况下一定无虞的盲目自信,最后都化为一句“现在的年轻人的心理承受能力就是差劲”。

他们说对了一点,那就是他们不会因为“追赶不上灵魂”而陷入对于自我和意义的纠结拉扯中,因为这是没有精神世界的人永远无法理解的一件事。

很多日后功成名就的人总会在酒桌上面对众星捧月时暗暗感慨自己当年的窘迫。

“少年穷”是这个世界上最悲伤的事情之一,它让你错过那个你曾经发疯般喜欢过的女孩,让你无数次在机会的大门前踱步,最重要的是,让你在很多事情上本能地质疑自己:“我配吗?”

甚至可以说贫穷是把他推到今天这步的一个很重要的原因。

因为贫穷,所以他的原生家庭中鲜有温情,更多的是焦虑,而无知的父母最喜欢做的事情则是把这种焦虑传递给孩子来换取心安。

他在小时候曾经因为没有做出“跨年级”的题而遭到父亲的暴打,而明明他原本也算得上是一个“听话的孩子”。

因为贫穷,他曾经看到别人“五毛钱”的雪糕而“只有羡慕”,他的家庭给他灌输了一种“人比金钱小”的观念,这种观念让他在出入社会必然经历的窘迫面前选择硬抗。

所以他17岁的生日时窘迫到连晚餐都买不起,却依然硬抗。

而最可悲的是,他在不自知的情况下,在潜意识里认同了这种价值观,认同了自己获得的一切东西,哪怕是爱,都要靠自己的“富有”去“换”来。

他说自己“只是想要一个温暖的家,想要被爱,可为什么就这么难呢?”

但爱明明可以是一种毫无理由就可以获得的东西,不需要拿别的东西来交换的东西。

所以他拼了命地把精力投放到摄影中,用一种仿佛没有明天的态度对待自己的作品,我们不能否认他潜意识里想要靠此获得富足的生活,但实际上真正驱使他的却依然是那个他父母从未理解过的“灵魂”。

他说:“我知道我没有未来,所以才想要用尽全力去绽放。”

他说:“我的死与任何人无关,我也不想去怪别人。”

这些话语就好像一个被生活刺得遍体鳞伤的人,依然努力在向你微笑。

善良得令人心疼。

在2019年的时候,终于从原来的成长环境中逃出来的他,遇到了一只流浪猫,也许是来自于对“流浪”的同病相怜,连自己都养不起的他做了一个浪漫到不切实际的决定:他想要收养那只猫。

他攒了很久的钱,终于凑够了检查费用,却最终没能救回这只猫。

医生说这只小猫因为太瘦弱,所以猫妈妈觉得养不活它就把它遗弃了。

在那之后,他写下了这样一句话:

“大概我们的命运也没什么不同吧。”

观点三

压死骆驼的不是最后一根稻草,是无数的沙粒。

我曾经有一段,很悲观很压抑的时光。那些日子里,我时常想,也许有时候我们缺的,不过就是一个点的希望。一个点就好了。

也就是那时候我开始渐渐明白,

其实再难的事情,再苦的事情,我们都能讲出来,我们都能用言语去形容。可是,可是我们能找谁去形容呢?

找父母,他们生你养你,那么多年,你如何开的了口,让他们苦闷。

找朋友,谁愿意将自己的难以启齿的窘迫,揭开给别人呢?

找挚友,有时候话到了,还是觉得,缺点啥。更何况,很多时候,是不一定能时时相见,毕竟多的是海角天涯,少的是相聚相见。

但是退回来讲,我们能生活的有多烂呢?是我们吃不饱,穿不暖吗?是我们无家可归,还是无路可走呢?是背负了多少债务,每天都要乞讨嘛?不是,不是,都不是。

我们每个人都能活着,可是要好好活着,很多普通人,很多时候,真的是要面对,无数的沙粒的。

那段时间我也曾想,要不算了,真的,太压抑了,我甚至都不知道,自己有多久没有笑过,多久没有开心过了。

不过好的是,在那无数沙粒的时节里,有很多人曾给我过很多勇气。

有人愿意看,我拍的那些乱七八糟的照片,有人愿意陪我说话,即使知道,坏情绪是会传染的……

如今想来,真的万分感谢,曾经出现在,阴影日子里的人。

博主说,
成长过程中所承受的痛苦,总是在你不经意间如浓雾弥漫开来,一遍又一遍的重复提起,再次伤害。
繁星之城,却没有一盏灯为我照亮。

真的是这样,我记得那些日子里我曾告诉朋友,此刻万家灯火,却没有一盏为我而亮。

生活偶尔的确挺难的,很多突如其来和变幻莫测的未知,很多难以言表和词不达意的事情,我们害怕自己一直在里面停留,可有时候我们,又更害怕自己被揭开。

早些年我不喜欢吃烧烤,现在偶尔晚上,莫名情愫上心头时,会去吃一点,偶尔跟老板聊,偶尔很朋友聊。说开了,也就都好了。其实后来我觉得,有时候好好活着也很简单,不要逼着自己过早的有所成,把期待变低,把希望变少,但绝不空无,走一步,有一步的乐。时常能有点人,能说说话,就这样,就这样。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